小时候用包装袋烧着滴油 烧蚂蚁,用打火机冷冻蚂蚁.简直是罪孽造业.蚂蚁的世界很有趣.

作为一个蚂蚁爱好者和研究者,我一直期待能有机会写上一本书,和读者朋友们一起分享我这些年的体会,终于借助这本书实现了愿望。
我从小与蚂蚁结缘,那时候,我第一次掘开了一窝草地铺道蚁,我看着大批蚂蚁慌张地跑动,里面还掉出了很多白色的小“蛋蛋”——也就是幼虫——充满了新奇。我小心地选了3只,把它们装到火柴盒里带回了家。最后的结果是遗憾的,这些没有工蚁照顾的幼虫很快变成了虫干儿。于是,我又去了……我发动了一场又一场劫掠活动,还将远处的草地铺道蚁搬运到其它巢穴附近,观看蚂蚁大战,而这种相对行动不快又有一身“傻力气”的蚂蚁还极度好战,经常形成黑压压的战团,在幼年的时代极迎合我的口味。直到今天,我依然对这种我首次接触的平凡蚂蚁抱有很深的感情,因为它不仅第一次为我打开了蚂蚁世界的大门,而且在以后的很多年中,为我观察和研究蚂蚁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我系统接触蚂蚁理论和知识是在河北大学学习生物专业以后,确切的说是在入学第二天——在还没有拿到借阅证的时候——我这个内向的家伙就鼓起勇气,若无其事地混进了学校图书馆的阅览室。拿到借阅证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喜欢的书逐一借出来抄写或复印,特别是那些有关蚂蚁的章节。我也通过各种渠道认识了很多良师益友,比如广东的自然摄影师刘彦鸣,他的蚂蚁知识很渊博,并且能够拍摄出精美的超微距图片,我们保持了长久的友谊,本书很多摄影图片就是由他慷慨提供。我也认识了第一位蚂蚁老师,《中国蚂蚁》的作者之一,旅美的王常禄教授,之后又有幸结识了广西的周善义教授和云南的徐正会教授两位老师,他们给我的帮助都很大。在校期间还有两位本校老师在学业上给我的帮助很大,一位是知名昆虫专家任国栋教授,另一位是我的导师张道川教授,后者很热心地支持我进行了对掘穴蚁行为和生态的研究。
抱着对蚂蚁的热爱,2001年,我在刘彦鸣的支持下创办了第一个中文蚂蚁网站,蚁网(http://www.ants-china.com),虽然几经波折,现在它依然存在,并且具备一个可以检索中国大部分蚂蚁的数据库。从2009年开始,我和周善义教授合作,对中国蚂蚁物种进行了系统整理,共整理出中国蚂蚁物种不少于1005种,是建国以后第一次对蚂蚁进行系统整理,相关成果已从2009年开始分批发表。
这些年一步步走来,我的蚂蚁之路得到了其他很多人的认同、鼓励和帮助,其中包括相关领域的专家,如湖北的王维教授、广西的黄建华教授、陕西的钱增强博士、陕西的马丽滨博士、台湾的林宗歧博士、美国的James Trager博士、美国的Alex Wild博士、英国的John Fellows博士、日本的寺山守博士、俄罗斯的Arkadiy S. Lelej博士等等;也包括很多热情洋溢的爱好者,如浙江的林祥、广东的林杨和陈宇鹏、湖南的彭刚强、河南的陈明、河北的聂鑫、江苏的沈铭远、黑龙江的张常功和北京的窦占一等等。没有他们的支持,我可能现在就无法维系这样一个网站,更无法完成这样一本书。此外,本书的出版还得到了清华大学出版社胡洪涛编辑的大力支持,还有文稿编辑王华,都为本书的出版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在此一并致谢。
关于本书的编排,我将其划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着重介绍蚂蚁的成功之处,以及蚂蚁王国的基本情况,在这一部分,每一章之前都有一个简短的小故事,它由我的观察实事改写而成,希望您喜欢。第二部分则着重介绍那些在蚂蚁世界中独具个性或者声明显赫的蚂蚁物种或家族,我希望能够体现出它们新奇、有趣的地方。同时,在这一部分里也出现了一些张牙舞爪的蚂蚁家族,它们攻城略地,名声极坏,但是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不能改变大量蚂蚁物种对生态有益的事实,更有许多植物与蚂蚁相伴而生,形成了共生的典范。第三部分则是为那些准备亲自动手观察、饲养或者研究的朋友创作,介绍了蚂蚁标本的采集、饲养和观察的方法,我也希望你能在最后的时间内行动起来。最后,还有一些我们的资料和小小的叮嘱。
我希望这本书的语言尽量通俗,尽管我在蚂蚁分类学上踩了一脚,但我不希望将过多的分类学术语带入其中,因此,我尽量避免“科”、“亚科”、“属”之类过于专业的说法,代之以“家族”或者其它我觉得合适的说法,在某些问题上忽略了特殊的情况。不过,为了使本书完整、方便对照和进一步学习,我给出了书中出现的大多数物种的拉丁学名和术语的英文名。
最后,希望本书能让您在轻松愉悦的阅读过程中有所收获。

冉浩
2014.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