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少年eb 声音不错 我感觉.他的歌收藏了几首 歌词有的不错.

 

现今中文饶舌新人代人才辈出,个个声名鹊起,老一辈不太被提及了,很多人消声匿迹。不知你是否还记得那个一心痴迷饶舌、从苏州逃到上海的年轻人-邪恶少年EB?EB在饶舌圈子也算独树一帜,别的rapper叫嚣要金钱、要女人、我最厉害我最狂,他却借Hip-Hop跟自家父母打起仗来,一打十几年。他从一个高中生迈入而立之年。在中文饶舌鼎盛时他却隐退了,不现踪迹。

EB初次认识Hip-Hop由于NBA,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生在苏州书香门第,却立志做一名rapper,自然没人支持,父母百般刁难他一气之下玩起了离家出走。《写在2000年4月30日》这首歌即是他当时的真实写照。他把想对父母说的话全写在里面,用愤怒而又悲凉的语调控诉,他不明白为什么父母要完全左右他。他不想接受,离家出走了。

只凭一腔热血从苏州到广州,从广州到上海,最后只剩了这一腔热血。但是没人能让他低头,他在后来的《死灰》里的所有歌只为表达他永远不会低头。

他的作品实在太粗糙了,还太幼稚。他的词韵脚简单,节拍不准。看他的现场,忘词跑调,拍子凌乱,连换气都不会。他没好的制作人,没投资,没团队。只是一个人瞎写,靠几个哥们制作完发到网上,听者甚少。那时市场不正规,他没什么来钱处,没演出,说唱歌手不懂,听众更不懂。自费出的一张地下专辑《序章》口气太大了,中文饶舌的序章他担待不起。他的才华相较于其他人,不出众。没有太多的可能他会火起来。他只顽固说自己 说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苦痛,自己的不满,他所有的歌都在说他自己。在旁人看来他在走入绝境,没人懂他,他始终是一个人走在他自己的路上。

他没在Battle赛事上得过奖,他不太会即兴饶舌。他的Flow简单,连beats也简单。Hip-Hop一直在进步,他没进步。从《序章》到《死灰》,风格没变,老得掉牙。他赶不上潮流,赶得上潮流的人没几个听他的歌。他的歌不复杂,不激情,旋律简单。不像那些trap,听得带劲,谁不喜欢?都跟着晃。

2015年他出来,办全国巡演,在网上发布《死灰》。里面的一首《活着》是唯一和其他人合作的,他依旧态度张扬,不接受安排,相较于以前,却有了些悲凉之意。他开始探究为什么活,为什么要听别人的话。在北京站他对着空旷的房间唱完一整张专辑,然后人间蒸发。微博不更新,新歌也不发。他或许不像以前那样把Hip-Hop当作自己的唯一。他可能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与父母和解,娶妻生子,以此终老。又或许他依旧顽固得像他以前,像一个顽固的抱着玩具不放的孩子。缩在某个小录音棚里,厚积而薄发,随时准备在不经意间来一张专辑,给歌迷一个惊喜。我由衷希望是后者。

凭心而论,他不及现在大火的rapper,他的词不涉及钱和女人。他只谈他自己,谈与他的理想,谈与他的父母,他与父母的战役于外人无涉。说不清谁对谁错,他的经历也给幼年人,青年人。如何与父母和平相处,如何安放自己的一腔热血,这是最珍贵与真实的启示。他的歌词有一句是让一个失败者的歌给你成功的启示,因为我成功顶住来自全世界的鄙视他初出的年代是中文饶舌地下发芽的年代,那年代的人没几个成功,大众不喜欢。他隐退的年代是地上开花的年代,这年代很多人成功,大众太喜欢。Hip-Hop表面前景一片宽广,可是盛世下的危机每一个真心热爱Hip-Hop的人都能略知一二。

我衷心希望他出来,让更多人知道他。他的歌每听一次,即感动一次。从他喜欢Hip-Hop的第一天始,他从未改变。他以Hip-Hop作他的理想,并作了反抗父母的武器。希望他是开心的,也希望这篇推文能让更多人知道他、懂得他。

肖邦据说他喜欢女人,不喜欢他.不停的写曲,单相思的悲伤.成了周杰伦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的悲伤.其实肖邦本身是忧伤的.

历史经常重演.因为人性不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